起名起到抓狂的完美主义者

到处爬墙

【主独普露中】一栋时常发出奇怪声音的房子(二)

本章作者晃过请注意
本章作者晃过请注意
本章作者晃过请注意

Chapter2
by hitaku

  噔噔噔噔。飞快的脚步声在门前猛地一停,轻轻打开门后,一只中华锅飞速抡了进去。

  “阿尔!亚瑟!”

  在阿尔飞身接住来势汹汹的锅时,亚瑟快速用脚尖将一包什么东西踹进了床底。

  两人迅速端起一副无辜的表情。

  嗞啦。灯丝发出一声脆弱的呻吟。王耀循声望去。水晶灯罩不翼而飞,只挂着几块碎玻璃渣子和一盏光秃秃的灯泡。

  很好。

  阿尔亚瑟二人惊恐地看见房东缓缓地笑了。

  乒乒乓乓几声巨响,随后脚步声伴着怒气往楼上走去。

  “哎,亚瑟,看来我们要一起负债了呢,哈哈哈哈!”

  “什么啊明明是你这个死KY打破的!而且这个愉悦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啊BAKA!”

  路德觉得自己又想拿胃药了。果然北方的风土人情还是要好好消化一下才对。

  “那两个是亚瑟和阿尔弗雷德,都是W大大二的学生,在学校还蛮受欢迎的,不过没本大爷帅就是了Kesesesesese!”基尔说着踏上楼梯,“来吧阿西,我们的房间在3楼。”

  路德爬着楼梯开始走神。从高中开始住校以后他就没再和哥哥一起睡过,而在那之前的最初的两年,他甚至整夜整夜地做恶梦,每次惊醒,看到身边躺着的哥哥总能感到安心。他想着想着,难得地感到有点害羞。

  “阿西,你走过头了!”听见哥哥在身后叫自己,路德忙抬头,4floor的挂牌赫然醒目。

  “四楼是……女生住层,嗯,如果没事还是尽量不要打扰的好。”基尔补充道,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苦笑。

  “嘿嘿嘿嘿。”突然有奇怪的笑声从401紧闭的房门中传出,“果然魔王与勇士的梗与独普更配哦!”

  “桀桀桀桀,如果此时加入一些露普还可引发祖国君与多一字双吃醋捏他呢!”

  两道声音一起:“嗯哼哼哼哼……”

  不知为何路德感觉背后一凉。女生层什么的,果然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4楼有两人毕业了,现在住了阿一和豹豹,房东的妹妹和……”基尔的脸忽然扭曲了一下,好像唤起了什么可怕的回忆似的,“呃,伊丽莎白,总之这是个很危险的女人,阿西你还是离她远一些……”路德还想问,立刻被哥哥截住了话头:“啊哈哈阿西你不是要倒时差么,快去睡快去睡。其他人会有机会见到的。”说着径自拎着行李大步离去。

  倒时差……路德抽了抽嘴角。看着自家哥哥故作镇静大摇大摆走去的步伐,不知为何有些在意。那个叫伊丽莎白的女人,好像对于哥哥很不同?

  这一边,王耀面对着空荡的桌面上静静躺着的平板手机怔怔出神。

  梅梅已经失联第二天了。虽然知道妹妹早已到了可以独立照顾自己的年纪,但是在兄长眼里,妹妹永远是妹妹,不论是五岁还是十五岁,都是那个要捧在手心的小娃娃。在处理完楼里琐碎的事务后,王耀忽然有些恍神,是他错了吗?

  “哥哥一点也不温柔,梅梅讨厌哥哥,最讨厌了!”在再一次断然否决妹妹想要和自己一起下斗的请求后,他毫不意外地被妹妹讨厌了。

  也许是他拒绝地太强硬了。王耀双手揉搓额头,缓解着不知从何而起的神经痛。

  可是,温柔?他不会温柔,他只会温和。所谓温和,进退得宜,滴水不漏,比如不温秋的半盏清茶,处处留余地,又处处苦心绝情,要从称信,自己半点分寸不失。从负担起王家家主的使命开始,他都是被这样教导的。习惯杀伐果决的人,温柔似乎是一种太奢侈的东西了。

  只有在面对家人的时候,年少持家的王家家主才会显露出一丝孩子气的脆弱来。

  “叩叩。”门忽然被敲响了。王耀犹且走着神,尚来不及收拾脸上的表情就仓促地开了门。

  衣角卷着西伯利亚的寒风迎面而逝。

  那个人高大的身影几乎遮住了整扇门,半边身子埋在逆光里,看不清表情,却将铂金色的发丝映着格外耀眼,好像极夜里误闯的阳光。

  他说:“诶嘿,你就是王耀先生吗?”没放稳的大号旅行箱随着话音倾倒,王耀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去接,瞬间掌心一凉,手背一热。

  因为同时伸手的缘故,现在的状况是王耀推了旅行箱杆,那人握住了他的手。

  王耀立刻清醒过来,窘迫地收回了手。他终于可以好好打量眼前的人了。高个,铂金发,罕见的紫眼眸,充满东欧特征的五官。王耀想起来人是谁了。

  “你是布拉金斯基先生?快请进。”挂上温和的微笑,王耀将来人让进了屋。这是几天前预约的租客没错。

  两人寒暄一阵。

  伊万·布拉金斯基温柔无害地微笑着打量眼前的东方男子,用一把意料之外的软糯的嗓音问:“那么王先生,我的房间是在哪一间呢?”他现在感到非常有趣。眼前的男子和他意料之中很是不同,组织提供的照片不能体现他气质的万分之一,尤其是开门一刹那个脆弱又可爱的眼神,让他半分也不能将他与卑劣的文物贩子联系起来呢。

  两个小时之前,首都机场。

  连飞一个日夜,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伊万愉悦万分。当然,如果可以丢掉身后这些为了伪装学者而带的无用的行李就更好了。

  “莱维斯?”闲闲地站在机场落地窗前,他拨通了一个电话。

  “什什什么……布……布拉金斯基先生?”将短短一句话抖得一咏三叹,莱维斯紧张得差点把手机甩出去。

  爱德华扶额,接过莱维斯的手机,紧张而又恭敬道:“有什么指示,先生?”真不知道莱维斯为什么会对总是笑得很温柔的伊万先生怕成这样,虽然他也很紧张就是了,毕竟伊万先生的强硬严格是出了名的。

  莱维斯泣。这真的不怪他啊,比起伊万先生的年龄与功劳,他那强大的威压真的更可怕啊!

  “没什么,去告诉老头子一声我已经到了。”好像见怪不怪那头发生的小剧场,伊万轻松地笑了,带着他特有的柔和与自负道,“那么就直接去拜访大胆的东方小猫吧。”

  “布拉金斯基先生?”王耀呼唤一声,歉意地指了指手机,“我刚刚查了房间安排,因为我的疏忽,现在人员的情况已经排满了……”

  王耀真是生自己的气,因为并不太打理楼里的事,房间安排出了偏差,现在再住不下多一个人了。

  “嗯?”伊万侧头眨了眨眼睛,“可是怎么办,我没有预约别家,明天工作就要开始了,我没地方可去呢。”

  “这……”

  “王耀先生是一个人住这间吗?”伊万站起来四周打量了一下房间,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微笑道,“那么我就和王耀先生住一间好了。”

  “诶?”0.0“我不介意的。”^L^礼貌的话语,却既强势又坚定。因为自己失误的原因,总不好赶人出去,王耀无奈答应了。幸好工作没有带到公寓来,不然可麻烦了。王耀心想。

  他当然不会知道这个决定的意义。

  就像他不会知道,多年以后,他能清晰地回忆起每一寸逆光的角度,金发的弧线,以及掌心被包围的温度。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