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起到抓狂的完美主义者

到处爬墙

【主独普露中】一栋时常发出奇怪声音的房子(三)

Chapter3
by noichi

       路德维希醒来的时候正是黄昏时分,夕阳从窗口照进来,给房间染上一层橙黄。基尔伯特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光柔和了他的棱角,难得的安静竟令他看起来有些忧伤,似乎下一刻就会消失在光里。

       “哥哥……”

       “阿西你醒啦,正巧要到晚饭时间了。”基尔伯特闻声转头,脸上还是那一副张狂的笑容,路德眨眨眼睛,感觉是自己看错了。

       下到一楼的时候,看见有不少人已经在大厅里等着开饭了。之前见过的那个亚瑟拿着本《唐璜》窝在沙发里读,两个阿尔弗雷德凑在一起似乎在玩填字游戏……两个?

       “抱着一只熊的那个是马修,阿尔弗雷德的孪生哥哥。”基尔顺着路德的目光看去,替他解答了疑惑,“他和弗朗他们住在一起,就是我们隔壁那间。”

       “兄弟二人不住在一起么?”

       “听说是马修要求的,谁知道呢。放心阿西,本大爷不会丢下你的!”基尔大力地拍了两下路德的肩,接着给他介绍,“身边围着一堆猫的是海格力斯,亚瑟的室友。再过去是罗德里赫小少爷,他住在502。501的托里斯和菲力克斯在那边的角落里,就是正在玩吉他的那两个。挤在秋千椅上的是401的。那几个铂金头发的本大爷不认识,应该是新来的。至于本田,不到晚饭开始他是不会露面的。”

       路德维希努力把人脸和名字对上号。这栋房子一共五层,除第一层外全是房间,一楼三间四楼就是十二间,平均一间两人就有二十多人,都能组成一个班了。

       “嘿,基尔。”安东笑眯眯地走了过来,两人默契地一击掌一对拳,做了一套奇葩的动作,然后就哈哈大笑起来。

       “好久没玩这一套了,没想到你还记得。”安东一边笑一边断断续续地说。

       “那是,本大爷是什么人!”基尔笑得直不起腰,他扶住旁边的路德维希,几乎倒在他怀里。

       好半天,两人才消停下来。基尔伯特随手拿过安东的番茄啃了一口,觉得难吃又塞回他手里:“你怎么不去陪你的小番茄?”

       “罗维诺还没回来哩。”安东尼奥傻笑着吃完了剩下的,无视路德维希瞬间变得难看的脸色,“美术生都是早出晚归的,俺都心疼了。”

       基尔伯特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本大爷也心疼小费里,他都晒得比本大爷黑了。”

       “比你白才是怪事吧。”安东吐槽道。

这时门铃叮咚叮咚地响了起来,安东瞬间打了鸡血似的跑去开门。每个人都有自己房间的钥匙,大门的钥匙却只有王耀和他妹妹有。也就是说,刚好所有人都不在家,或者像罗德里赫那样迷路到半夜才终于走回去的,只好自认倒霉了。

       门外果然是写生归来的瓦尔加斯双子,安东尼奥答完了对讲机就兴冲冲地在门口蹲守,以便能一下子抱住罗维诺——进门的时候人总是比较松懈的嘛。他幸福地想象着罗维诺被他抱住后的反应,妈呀那超可爱他会把持不住的!

       门外传来清晰的脚步声,他赶紧收回自己的注意力屏息凝神地判断来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到门口了,他要推门了!

       门被推开的一霎那他像只捕食的豹子一样扑了出去,如果他的表情不是傻笑的话,倒是确实很有震撼力。接着他就收到了热情的回应——被一块画板拍飞了出去,而且对方毫不留情地是拍在脸上。罗维诺保持着举画板的姿势冲他吼:“你以为同一招我会中第二次吗混蛋!”

       “诶呀,俺的小罗维诺好聪明呀。”安东尼奥把自己从墙里拔出来,鼻子下挂着一条血线,“俺越来越喜欢小罗维诺了呐。”

       “谁是你的!谁要你喜欢!”……

       费里西安诺放心地落下哥哥在大厅里晃荡。他喜欢这栋房子的装饰与设计,看了一天多还是有点看不够。

       “小费里!”

       “基尔哥哥。呗?这位是?”费里西安诺歪头思索了片刻,突然恍然大悟的一拍手,“啊,你就是基尔哥哥的弟弟吧!你好呀!”他笑得见牙不见眼,过分凑近的脸让路德维希有些尴尬,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

       “小费里很可爱对吧!”基尔伯特拍拍他的背,“别像个木头似的呀!”

       “你,你好,我叫路德维希。”路德伸手的动作有些僵硬,但对方并没有在意这一点,反而相当热情的双手握住大力摇晃。他的手很柔软,指节与掌侧却有着硬硬的茧,是常年画画造成的,虽然人刚从外面回来,手却很炽热,在这接近秋天的夏夜里把路德的手捂出一层汗。

       路德维希觉得心里柔软了一块,他已经很久没遇到这么热情的招呼了。

       谁也没注意到,大门“咔嗒”一声开了,黑发的少女探出头左顾右盼,确认自己没有被注意到这才进去,棕发的女性在后边替她关了门。她们快速的穿过大厅,在一脚踏上楼梯时王梅梅甚至在心里“耶”了一声。

       “梅梅,你回来了!”王耀正巧从厨房出来,激动得差点把手中的盘子摔了。王梅梅无奈地把脚收回来,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

       “这一天你都到哪里去了,担心死我了。”王耀拉过梅梅上看下看,衣服有些褶皱头发有些乱,除此之外一切安好,他总算把吊了一天的心放回肚子里,柔声道:“回来就好,去吃饭吧。”

       王梅梅抿了抿唇,嗯了一声。

       王耀家的餐桌是带转盘的圆桌,比饭店里的还要大好几号,放菜只能放在最外边一两圈,否则谁也够不到。这桌子是王耀特别去定做的,目的就是让这二十多人在一张桌子边吃饭,就像一家人一样。

       除个别家教太过良好的人以外,其余人都对“食不言寝不语”这条古训嗤之以鼻,因此这儿的晚餐总是十分热闹。费里西安诺快乐的挥舞着手里的叉子,手舞足蹈的表达自己的兴奋。然而二十几人坐一张桌子多少有点挤,他不小心碰翻了杯中的饮料,满满一杯橙汁全倒在了旁边吉尔伯特洗的干净的白衬衫上。

       “小费里的话没关系的啦,怎么会因为一杯橙汁影响到本大爷的帅气呢!”基尔伯特拒绝了费里慌乱的擦拭,“kesesese”地笑着起身,“本大爷去一趟洗手间。”

他没注意到,有人和他一起悄悄离开了餐桌。

***************************************************************************************************************************************

       洗净了衬衣上的果汁,基尔伯特却并不急着回去。镜子里的他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猩红色的眼睛,眼睛里映出的是看着镜子的他。他伸手触上镜中自己白色的头发,看似摸到了其实却南辕北辙。他看得太过专注以至于没有看到身后接近他的人,直到一只手搭在肩上他才下意识地回了一肘击。

       被接住了。

       基尔伯特这才好好打量“偷袭”的人,铂金色头发,是新来的房客之一。他挣开高大男人的手:“下次别这么吓人。”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甩甩手,露出一抹状似单纯的笑容。

       “很有潜力呢,真有趣。”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