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起到抓狂的完美主义者

到处爬墙

【主独普露中】一栋时常发出奇怪声音的房子(四)

Chapter4
by hitaku

       “牙刷和毛巾……“低头仔细核对着手上的清单,路德一件一件将所需品整齐的码放在购物车里,好似在搭建军事堡垒般一丝不苟。

       “让一让!快让一让!啊啊啊……”远处一阵鸡飞狗跳。栗子色短发的男生姿势诡异的吊在购物车上,一只雪白的小狗在前头奔驰,牵引绳卡在车轮里,带着小车疯狂奔驰,男生保持着半悬挂的姿势双手极力控制着车身,一边发出哇哇乱叫。

       路德定睛一看,额,那不是费里吗?想起昨晚给人留下亲切印象的可爱男生,路德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在小车转弯时猛地伸腿别住车轮,同时双手牢牢抓住车头。撒欢的小车终于停了。

       费里吓得眼睛都睁圆了,只是呆呆看着路德解下小狗的牵引绳,然后将自己卡在轮轴里的鞋带解救下来。当然,如果以为他会记住教训那就错了,即使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踩着小车滑来滑去,那可是购物的乐趣所在啊!

       将小狗还给惊魂未定的主人后,路德无奈的问,“怎么会这样?没受伤吧?“

       “啊……我没事!谢谢你路德!“少年轮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圆眼重新眯成了两条缝。

       “那就好,无论如何要小心一些啊!“路德略一点头转身要走,却见费里局促的跟了两步,停下不动了。他的鞋带还散着。

       “怎么了,不系上鞋带吗?”

       费里嗫嚅一阵,尴尬的笑道:“我不会系诶……”

       路德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发现神色并无玩笑意味时,他噎了噎,单膝跪下帮他仔细把鞋带扎起。

       费里安静的看着他的动作。这还是除家人以外第一次别人给他系鞋带呢。明明是很简单的步骤啊,怎么就是做不好呢?总是愉悦的圆脸紧紧皱成一团,他今天好像格外在意呢。

       “阿西!怎么了吗?”基尔老远听见这边的响动,就飞快的跑来了,手里还拎着来不及放下的活鱼。他身后,罗维诺和安东也气喘吁吁的赶来了,正好看见路德单膝着地帮费里系鞋带。

       简直就像求婚姿势。众人腹诽。

       基尔眯了眯眼,迅速扶起自家弟弟。

于是原本的二人行变成了浩浩荡荡的大游行。众人吵吵闹闹的簇拥着向前走去。罗维诺将目所能及的番茄制品一路丢进购物车里,费里则不遗余力的搜索着不同的品牌的pasta堆得高高。路德一路胃疼脸,将泛滥的番茄、意面一件件整齐地摆回去。安东围着罗维诺转个不停。基尔在路过儿童游乐区时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将小木马压得吱吱响,被抢了玩具的小孩哇哇大哭。路德的脸绷得更紧了。

       “哟,大家都在呢?”远方一道粉红色的身影遥遥打了个招呼,推着车迈着风骚的步伐走来。在看清脸之前众人纷纷表示先看见了那永远比别人少扣两个扣的衬衣胸口。

       这是未见其人,先见其胸?而且你是从哪里变出一支玫瑰做深情低嗅状的啊喂!

       仿佛听见了众人的腹诽,弗朗微微一笑,“过来时遇见花店老板的女儿,攀谈了几句。”

       果然是这样吧喂!披着少女杀手皮实则是个裸露狂的家伙!

       “Ve~不过,弗朗先生真是买了非常多的东西呢!”探头探脑的从人群里钻出来,费里看见的手推车里装满了东西。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东西啊。”弗朗想了想,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侧身一步将挂着无奈与羞怯微笑的男生让了出来。

       “大家好。”他打了个招呼。其实刚才他已经打过招呼了,只是没人听见呢。马修无奈的歪一歪头。

       “诶,阿尔?”

       “是马修啦。”

       结束完采购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想来是来不及回去做饭,于是众人选择在附近颇有名气的自助餐厅吃晚餐,还意外的遇见了带着王梅梅的王耀。

       “还真是很少看见房东在家以外的地方吃饭啊!”

王耀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亚瑟把厨房炸了,所以只好出来了阿鲁。”

       某房东表示又在亚瑟的负债单上狠狠记了一笔。

此时,耀家多灾多难的厨房。

       “哈哈哈哈,亚瑟你到底是干了什么啊!”阿尔看着亚瑟满脸黑灰地拖着几乎看不出本色的地砖,笑得东倒西歪憨八嘎都快掉了。

       阿瑟愤愤地瞪了他一眼。要不是某个憨八嘎白痴说“精明又暴力的房东果然只有在厨艺这一点上比较可爱”,他怎么会想要进厨房啊!真是BAKA!当然亚瑟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这个混蛋居然还在笑!亚瑟把拖把一扔,气鼓鼓的走了。

       诶?Hero明明是来帮忙的啊,怎么亚瑟好像更生气了呢?弧很长的阿尔不明所以的咬了一口憨八嘎。

       一定要让亚瑟离厨房远一点,不然他一定会挂上“狗与亚瑟不得入内的牌牌的阿鲁!想想就要神经痛了!

       果然厨房对于中国人来说意义非凡呢。

       梅梅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哥哥。哥哥看上去精神不好呢,今天居然只吃了六个包子三碗米饭一只烤鸭半条鱼!

       酒足饭饱,正当大家准备结账离开时,服务员带着标准的职业微笑牢牢堵在桌前:“对不起先生,为了避免浪费,客人剩下的食物都会被以五十元一两的价格计费哦!”

       “你还不如去抢!”众人惊呼。

       无奈,一干人等只好再努力将剩下的食物消灭,然而撑破肚皮也没吃下多少。

       见状,王耀意味深长的一笑。迅速抽出装饰花瓶里的假花将一碟剩菜倒进去,再若无其事的将花插了回去。众人恍然大悟纷纷会意,一边故作悠哉的吹着口哨,一边麻利的动作起来,只有眼睛时刻警惕着来往的服务员。

       很快,花盆底下,汤碗餐碟底部,餐巾夹层,纸巾盒里纷纷散发出阵阵菜香。

       “欢迎再次光临!“服务员依旧带着职业微笑送走了这些人,心中纳罕他们居然真的吃完了!

       “领班……“擦桌小妹泪汪汪的带着快哭出来的表情端起了花盆。

       “……”

       一阵冗长的沉默后,天边响起一阵暴喝:“把他们挂上黑名单!狗与这群人不得入内啊啊啊啊啊啊……!”

       众人渐行渐远。

       路灯下,王耀逆光前行的身影仿佛散发着佛祖般的光辉。

       众人相视而笑。

       姜,还是老的辣。(老王:我哪有那么老阿鲁!)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作者们的存稿没有了接下来要慢慢来了(눈_눈)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