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起到抓狂的完美主义者

到处爬墙

【主独普露中】一栋时常发出奇怪声音的房子(五)

Chapter5
by noyichi

  黄昏,逢魔之刻。

  路德维希紧张地扫视了一圈周围一脸严肃却抑制不住兴奋的寓友们,其中还包括了他的哥哥,这令他有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

  本田菊清了清嗓子站起来——路德维希发誓他看到阿尔抖了一下——道:“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自路德维希住入公寓以来最疯狂的群魔乱舞——开始了。

  两天前……

  “说起来‘那个’也快到了啊。”基尔伯特下楼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那个’?”

  “啊,新入者欢迎会。你知道,因为这栋房子离W大学比较近,历年都会有学生来招租。本大爷当年也是看中租金比较便宜才过来的。”

  路德回忆了一下,发现他的寓友里竟有一半是他的同学或学长。

  “然后,在大学开学之前我们就会举行一个小型欢迎会,互相认识一下……”

  路德点点头。他之前听哥哥提过,这栋房子的租客们就像一家人一样的。

  “不知道今年是什么呢?”基尔的语调忽然有点幸灾乐祸起来,“去年是百物语,可把阿尔弗雷德那小子吓得够呛啊,kesese!前年是人狼游戏,再前年听他们说打了一整晚UNO……”

  这不就是纯粹玩游戏么,这帮人只是想找个理由玩而已吧……路德维希捂住隐隐作痛的胃,本田菊的游戏讲解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啊哈,国王游戏,这不正是为HERO定做的吗!我要第一个做国王!”阿尔的呆毛抖了抖,在他确认不需要听鬼故事以后整个人顿时恢复了活力。

  本田菊眼疾手快地制止他:“琼斯先生,你一定没有认真听在下的讲解,只有抽到国王牌的人才可以发号施令,而且这次加了新规则。”他抽出一张大鬼:“这张作为翻转牌,有一次机会翻转命令对象,比如原来是黑桃A对红桃A告白,翻转后就是红桃A对黑桃A告白。抽到翻转牌的人要在所有人抽完后在剩下两张里抽一张作为自己的号码,最后那张就是国王的号码。也就是说,国王是有可能整到自己的。”本田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他扫视了一遍众人的表情,确认他们基本都明白了。

  “那么,在下就先抽了。”本田看似随意地从茶几上散乱的扑克中抽了一张,翻开一看果然是国王。牌是王梅梅洗的,他们的目的就是省掉开头的羞涩手软,直接突入有爆点的部分。

  不过刚开始还是不要太过分的好。这么想着他说道:“大家都抽好了吗?这回在下是国王,那么请黑桃4来一段脱衣舞吧。”

  谁是黑桃4?大家饶有兴致地寻找着那个倒霉的幸运儿。

  “那个……”托里斯鼓足勇气站起来,“有酒吗?”他的手里赫然一张黑桃4。

  “有有有!”基尔从他身边成山的啤酒中抓了一打出来,弗朗拿了一瓶红酒,本田提了一小瓶清酒,伊万放上了伏特加,王耀还专门扛了两坛自酿的青梅酒出来。

  托里斯看着眼前一堆酒,更加压力山大:“不需要这么多……”于是众人把酒都收了回去,个个一副失望的表情。

  你们失望什么呀,后面都会轮到的。托里斯不无恶意地想。

  酒确实是个神奇的东西。给自己灌下两杯伏特加后,托里斯开始大胆地解自己的扣子,脸颊上不知是微醺还是害羞地浮起两团红晕,被偏白的皮肤衬得更加显眼。他甩开衬衣,跳了一段……扭腰舞。

  脱衣服的意义呢!(╯`Д')╯︵┻━┻

  “不够劲爆啊。”唯恐天下不乱的恶友们惋惜似的摇头。“如果哥哥我抽到国王一定要抽两个人来个浪漫的法式深吻。”弗朗西斯开玩笑道。他看一眼抽到的牌,吹了声口哨。

  “怎么弗朗吉,你真抽到国王了?”两边的恶友儿把头凑过来,再看其他人的目光顿时充满了不怀好意。

  “这就是所谓人世间的一切都靠运气*。”弗朗冲大家眨了下眼,换得一堆鄙视,“那么,照哥哥刚才说的,红心5给红心2一个长——长的法式深吻。”

  亚瑟的脸唰地一下青了下去。

  “在下插一句嘴,现在谁拿着翻转牌?”本田突然问道。

  “……是我。”亚瑟说。

  “是亚瑟先生吗,那么你现在就可以使用它了,如果你用了的话,惩罚将变成……谁是红心2?”

  亚瑟的脸更黑了一层,几乎咬牙切齿道:“……还是我。”

  空气静默了一秒,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弗朗西斯笑得直捶桌子:“这可真是太妙了不是嘛小亚瑟,你能从被亲变成去亲别人,噗……”

  “闭嘴!”亚瑟表情阴沉,“好吧,让我看看是哪个倒霉家伙得和我完成这活见鬼的……”他顿住了。

  生活是很好玩的,可惜不是你玩它,而是它玩你。站起来的人,金发碧眼,阳光帅气的面孔,可不就是阿尔弗雷德嘛!

  天知道此刻亚瑟的内心是崩溃的。

  “亚蒂,你来亲我吗?”阿尔问。他头上的呆毛愉悦地一晃一晃,嘴角咧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谁会亲你啊!”亚瑟条件反射地答道,但阿尔一闪而过的失望表情和瞬间蔫掉的呆毛马上让他心软下来,“也……也不是不行……”

  “真的?”那根呆毛立刻重新弹起,在头顶上滴溜溜地转,“那亚蒂你来吧!”

  自己挖了个坑给自己跳的亚瑟简直要把肠子悔青。他多希望阿尔和他之间的距离远一点,他一步步蹭过去还能拖延不少时间,可阿尔就坐他右边。

  阿尔弗雷德欣赏着亚瑟变化不定的表情,从懊悔到紧张,从紧张到羞耻,最后自暴自弃地一闭眼睛撞了过来。

  然后十分准确地,亲在了阿尔下巴上。

  第三轮开始的时候亚瑟的脸还是红的,谁和他说话都只会得到羞愤的尖叫。为了游戏的正常进行,其他人无(gù)奈(yì)地灌了他一杯酒,于是很快,亚瑟就满血复活了。当然这个方法有点小小的副作用,但是谁也不会介意的。

  “老子要让所有敢忤逆老子的人都沉入大西洋底!”亚瑟·改一只脚踏上茶几豪言壮语。

*Il n'y a qu'heur et malheur dans ce monde(人世间的一切都靠运气)法国谚语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那啥lo主并没有学过法语,如果有哪位知道的发现语境不对请和lo主说,lo主就不装逼了还是乖乖用中文orz

评论

热度(22)